为何这个读者文摘式的故事热传(美国乱弹

  11月中旬,中国的社交网络上不少人在传播一篇很煽情的帖文,标题是《川普支持者碰上希拉里支持者,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呢?这篇帖文娓娓讲述了黑人姑娘、餐馆服务员罗莎琳(RosalyndHarris)1月23日接待三个特朗普“死忠粉”的故事。罗莎琳是典型的自由主义者,不久前刚参加完反特朗普游行。但她放下政治分歧,以微笑为三人服务。服务结束,这三个人出人意料地给了她450美元小费,而且在账单上详细写出了为何给小费的理由。

  笔者不说读者诸君可能也已猜到这些话讲了什么。几句留言的大意是,尽管有不同的文化和分歧,但如果每个人都能分享微笑和善意,国家就不会分裂,美国仍将继续是一个不分种族、不分性别的国家。这几句话感动了罗莎琳,她把账单放到了社交网络上。当然,也感动了分享的博主,把故事又放到了中文社交网络,进而又感动了不少看这篇帖文的中文读者。

  多好的读者文摘式的故事。特朗普支持者充满感情的几句留言尽管很不特朗普,但很美国。这个故事能够被更多人传播,说明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意识到撕裂的社会对美国的危害,撕裂的美国不应该是美国。悲观的是,这个政治正确的故事,传达的不过是当事人以及传播者温情的希望,却并不是现实的全部。美国社会的分裂,并没有缩小的迹象。毕竟,改变任何一个群体的态度,都是非常艰难的。就比如笔者坚持称总统先生为特朗普,而不肯用川普一样。

  特朗普在这方面做错了什么?当2016年的他抨击政治正确时,笔者就对他做了批评。但如果仅仅是竞选语言,倒还好说,但在之后尤其是他就职后的若干语言和行为,比如他口无遮拦地对移民的批评,比如他废止奥巴马“追梦计划”(允许部分非法移民在被遣返之前可以在美国境内拥有两年的合法工作时间)所引起的争议,还比如他在美墨边境造墙的行为。倒不能说特朗普总统的行为都一无取处,但他的行为有意无意地加大了分歧。

  是特朗普造成了美国撕裂,还是撕裂的美国选择了特朗普?笔者更倾向于认同后者。美国社会悄然发生着变化,比如在族群构成上,传统白人为主的社会变化为白人开始有成为少数族群的趋势,比如经济结构上,传统制造业所塑造的社会转向金融业服务业以及虚拟经济所塑造的社会,比如文化上,不同移民族群所带来的不同文化也在冲击着原有的美国主流文化。社会结构变化带来的是社会的更加多元化,当然也不排除受冲击群体中极端思潮的显性化。比如中国社交网络流传的“白左”等概念,都是这个特定历史时期出现的特定词汇。

  还是接着“白左”说。这个中国社交网络创造的词汇,如今已出口转内销进而为美国媒体所接受。这个概念指的是部分希拉里的支持者,当然是极端的那种。更具体说其特征包括白人、有种族至上的优越感、以及更追求“政治正确”的道德优越感。笔者没考证,但中文网络的始作俑者应该是在美的华人,反映了在美非白人族群的某种情绪。与这个词汇相对的则是特朗普的极端支持者,也就是传说中的极右翼。

  撕裂的美国选择了特朗普,但并不意味着特朗普就要靠极右翼来治理他所在的国家。这就如把政治正确当作种族优越感时,这其实已经超出了政治正确本身。但是否就意味着政治正确这个词汇就错了呢?是否意味着美国传统的价值观错了呢?这显然是不同的概念。标榜为种族优越感的政治正确恰恰是政治不正确。当特朗普为了竞选以及竞选成功后仍刻意迎合某极端支持者群体时,美国社会的撕裂就不可避免地加大了。撕裂的美国,正在侵蚀过去若干年所取得的成果。那接连响起的枪击声,就是在提醒总统先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