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国线周年:重温一代人的青春记忆

  他的离去,引来无数人追忆。有人说:“我们在纪念汪国真,更是在纪念我们的青春。”

  他的诗歌,充满了青春与阳光,被抄在手抄本、明信片与贺年卡上,在学生间传递。这一行行诗句,见证了无数人的青春与梦想。

  1971年,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初中毕业后的汪国真就进了工厂工作,当了一名铣床工人,这时他才15岁。

  在他的记忆里,在工厂里,让他感到最痛苦的事就是上夜班,这对于年轻的他来说实在难以忍受。

  但尽管在工厂里的日子不好受,汪国真却从未忘记读书,空闲时间,其他工人三五成群的在打扑克,汪国真却捧着书本在阅读。

  世界那么大,有趣的事情那么多,汪国真并不希望被工厂羁绊住自己的双脚,以及未来。

  就像他在《我喜欢出发》里写到的:“世界上有不绝的风景,我有不老的心情。”

  所以当1977年高考恢复后,他知道,改变自己命运的时候到了。这被禁锢了七年的脚步终于可以出发了。

  不仅是他,恢复高考,对当时的年轻人来说,都是改变命运的时刻,从这一刻起,他们梦想的脚步得以出发,去向一个全新的时代。

  因为汪国真长期的阅读习惯,给他积累了不少文学底子,所以在第二年他就考上了暨南大学的中文系。

  他从铣床工人华丽转身,变成了暨南大学中文系的一名大学生,从此开始了他全新的人生。

  这时候,以顾城、海子、舒婷等诗人写的朦胧诗席卷全国,揭开了一个诗歌辉煌的时代,诗歌也因此成为了当时的文化新思潮。

  众多年轻人开始走向诗歌创作,汪国真也不例外的,他开始把大量的时间花在诗歌的创作上。

  因为他的诗歌与当时流行的朦胧诗的风格相差甚远,所以在诗歌创作初期,他投给杂志、报刊的作品被屡次退回,退稿率高达90%,但他却从未放弃,退了又投,退了再投。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1979年4月12日,他的第一首诗歌发表在了《中国青年报》上。

  他知道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当时他正在食堂吃饭,他的同学找到他说:“我在《中国青年报》上看到你的诗了。”

  带着这种半信半疑又兴奋的心情,汪国真去找了昨天的报纸,发现他的诗《学校的一天》真的发表在了《中国青年报》上。

  虽然这首诗的发表并没有提高他投稿的采用率,但却给了他在诗歌创作方面的信心和鼓励。

  大学毕业后,汪国真带着对诗歌的满腔热情走上了另一段征程。他回到了北京的中国艺术研究院,当了一名编辑。

  但他从未忘记对诗歌的梦想,对他来说,诗歌永远是他心中最重要,也最割舍不下的事情。

  但是命运好像跟他开了一个玩笑,他的诗歌仍旧被屡次退回,对于当时的他来说,事业不成功,感情也没有着落。

  就是这种情况下,他写了一首诗,用来激励鼓舞自己,这首诗也就是后来红遍大江南北的《热爱生命》。

  从这时起他开始被人熟知,慢慢地,他的诗开始被学生抄在手抄本里,在同学间传递。

  当时出书就只有自费和包销两种方式,而对于只领固定工资的汪国真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所以他的诗一直停留在手抄本阶段。

  当时北京的一位中学女教师在上课时,发现她的学生不认真听讲,反正在争相的抄一位名叫汪国真的诗人写的诗歌。

  于是她回家后就跟她老公抱怨起了这件事,而她老公恰好是北京学苑出版社的编辑,听完之后,很是明锐的抓住了商机,并在经过一番市场调查后,找到了汪国真。

  他对汪国真说:“如果你愿意把你的诗集交给学苑出版社,我们可以给你三个优厚的条件。”

  诗集一上市便被读者疯抢一空,出版社不得不加印五次,还创造了个记录:一个上午就卖出了4000册。

  从1990年5月出版,到当年的7月,这本诗集便被评为“十大畅销书之一”。并迅速地在全国引起了一股“汪国真热”,这一年甚至被中国出版社称为“汪国真年”。

  之后,他的一系列诗集,《年轻的思绪》、《年轻的潇洒》等也非常畅销,“汪国真热”不断升温。

  由于他的诗集常常卖到断货,每天询问的人又太多,售货员不得不柜台上贴了个纸条:汪国真诗集未到货,何时到货不详。

  据说在上个世纪九十年初,年轻人的三个最时髦行动是:学许国璋学英语、练庞中华字帖和读汪国真诗歌。

  那个时代几乎没人不认识汪国真,那么他的诗歌为什么能受到如此多年轻人的喜爱呢?

  九十年代初,朦胧诗已经到了一个瓶颈期,因为朦胧诗主要表达的是十年浩劫之后,那一代人的执着奋起与在迷茫中的寻求,而朦胧诗的读者也大多是从那十年走过来的。

  但到了九十年代初,这时候的年轻人,他们的成长刚好赶上改革开放,并不懂朦胧诗中所表达的忧郁与反思,他们有的只是属于他们的青春、懵懂、激情与冲动。

  他的诗歌里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恰如其分地反映了这个年代的一种需求,所以一下子就抓住了这群年轻人的心。

  对比朦胧诗中深刻犀利,掷地有声的句子,汪国真的诗歌在批评者眼里就显得浅白、通俗易懂。

  他们甚至说:“汪国真的诗歌,只是把千百年来各种不入流的至理名言,用押韵分行的表现形式进行堆砌,作品中缺少了诗人对世界的独特感悟,更缺少诗歌应有的基本技巧。”

  但汪国真却并不这样想,他认为,自古以来得以传播与流传的诗歌,都有这三个特点:通俗易懂、能引起共鸣、经得起品味。

  面对这些质疑与非议,他说:“所有个人的批评都是主观的,而时间就是客观最好的标准。所有的评论在时间面前都会显得苍白,没有力量。”

  黄祖松从诗的存在和传播价值角度,这样评价汪国真的诗:“中国古代的诗歌可以流传下来,大多是那些通俗易懂,明白如话的诗,就好比李白的诗。诗的最高境界是表达情感,直抒胸臆。越明白如话,越通俗易懂,越‘无技巧’,就越能流传下来。”

  什么样的诗是好诗,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而是要经过时间、读者、历史的检验,才能评判的。

  评价一个艺术家的成就,也不是个人说了算的,一个重要的指标是:他对多少人的精神世界产生过影响。

  但他并没有隐退江湖,除了一直都在坚持写诗之外,他还练起了书法,画国画,为古诗词谱曲。除了诗人的身份外,他还是书法家、画家、音乐家,他有了许多尝试,也经历了许多蜕变。

  就如他说的:“在一往情深的日子里,谁能说得清,什么是甜,什么是苦,只知道确认了便义无反顾。”

  现在,随着时代的发展,科技的进步,诗歌已经渐渐的远离了人们的生活,有人说“诗歌已死”。

  就比如他的诗集,从90年代到如今,仍旧有很多出版社在出版,走过书店,你可以看到,他的诗集永远在卖。

  所以说,他的诗歌不仅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褪色,反而更证明了它的艺术价值和艺术魅力。

  他的诗歌在三十年前能鼓舞那一代的年轻人,到了今天,它仍然能激励这一代的年轻人。

  我也相信,无论是现代诗歌还是古代诗词,它们都如同酿造的酒一样,越久越浓,越久越香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